當前位置: 鴻鵬教育 >>> 鴻鵬考研 >>> 考研學員心得
-
考研首頁
HP Home
鴻鵬通知
Notice
考研早知道
Early know
課程安排
Arrangement
考研專業課
Courses
名師風采
Teacher
.
熱線電話:0451-88877551 88877552 86417512 86250818
.
 
  其它欄目
  站内導航
 

再次想起你-哈爾濱,我的考研二戰

年的夏天,是我在南京這些年的記憶中最熱的夏天,刺眼的陽光讓我至今想起都有些睜不開眼,被曬到的皮膚有種被寒風吹過的撕裂感,就像玩雪時候刺骨的火熱一樣,我不敢在路上呆太久,怕像劉慈欣筆下脫水的小人,騎着自行車自認潇灑地飛快穿過空蕩蕩的校園。
    “這個菜,還有這個,二兩米飯”
     “今天真熱啊”
     “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下雨”
    我朝着面無表情的食堂大媽連着說了幾句話,這似乎是我一天中唯一能說話的時間,會偶爾打電話回家,告訴在西北的父母現在都好,會打電話給L,和她随性又刻意地聊着和考研無關的事情。
       吃完飯,唯一去處還是教室,教室是有空調的,住處也有,不過在頂樓的一個隔間,連牆都是燙的,空調讓我這個晚輩感覺不到它的存在,睡覺都要趴着睡會,再躺着睡會,驢打滾,我突然想到這個詞。不過我似乎沒有抱怨過,或許生活在其中,沒有多少人會抱怨,畢竟那就是生活而已,我不覺得這有多難,而且我堅信不會太久。

       
依舊如此,早上七點起床,賣手抓餅的夫妻也剛開攤不久,四塊錢。然後去占座,整棟樓都開放,教室很多也很大,卻都滿滿當當,我喜歡坐在階梯教室的最後排,這樣感覺沒有人在看自己,學累了就擡起頭望着下面人的腦袋發呆,猜測着他們來到這裡的理由。這是隻有翻書聲和輕聲細語的考研教室,但比吼着叫着碰撞着狂奔着的體育場更讓我感到青春的激情,這裡亂作一團,這裡死氣沉沉,這裡充滿希望。
    
一天的時間,快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,隻有吃飯時候自己像是有意識的,于是每天都似乎連吃三頓一樣。晚上十一點回宿舍,一個一個看也不看地翻看着貼吧的帖子,一條一條地點開門戶網站的新聞,總想暫時忘掉現實,卻在放下手機的那一刻又瞬間想到漸漸變小的倒計時。晚上睡覺,聽着郭德綱的相聲,聽了無數遍,還想笑,出新作品是最開心的時候,不過也沒多少作品出來了,好作品更是少,以至于馬三立,劉寶瑞都聽了起來。在相聲亂哄哄的現場的氣氛中,我感覺到平靜,身子也慢慢輕了,似乎開始俯瞰劇場,越來越高,觀衆的笑聲越來越遠,我還有理智,我知道,一天,結束了。

    
這之前半年,2013年年初,看到第一次考研成績的時候,似乎意識到自己不會再回到校園了,做了最後的努力和準備,毫無希望,便開始找工作,找工作對我來說似乎沒有那麼難,差不多是那年周圍人找工作中表現最好的了,卻在猶豫之後都放棄了,我好像在把自己向一個方向推,我不承認,卻一直在這麼做,L似乎很失望,她考上了一所很棒的大學,那段時間,我一直很為她感到高興,甚至驕傲地給旁人炫耀,但她對我放棄這麼多工作感到很不滿,無論如何,我選擇了再考一次。所以後來所經曆的一切,我都覺得讓人疲憊而有趣,我常常騎着自行車去吃飯時候想,以後考上了,這麼點路,也就到L的大學了。
    
考研不是對每個人都是熟悉的,不想再去細說考研的細節,畢竟,一日一日,日複一日。後面的日子,壓力越來越大,我因為長時間不運動重了十多斤,到十月的時候,感覺精力有點跟不上了,沒有七八月份的銳氣了,然後越來越焦慮,越來越孤獨,越來越慌,到十一月的時候,我已經開始難以入睡了,還記得好幾個晚上,躺下之後,一種想哭的沖動湧上心頭,我想起了逼哥沙啞地吼出的那句歌詞:這是最好的年代!或許是的,這是最好的年代,我默默告訴自己,甚至小聲說出來,這是最好的年代,自己年輕,身體健康,父母健在,喜歡的人也喜歡我,我想很多年之後回頭看,考研這種事,會不過是生活中的一個小小點綴而已。
       最盼望的是L來看我,讓我無比幸福的是,L每周都會來,還總給我帶些水果,她的學校離我住的地方,隻有6站地鐵的距離,她會給我講研究生期間遇到的一切,講她的舍友,講她的導師,講校園的建築有多美,講門口哪家小店有多好,也講她們的迎新晚會,還講有個很醜的男生在追她。   
       突然很熟悉,就像高三時候聽上一屆學姐講大學的生活,那是一種奇妙的感覺,讓人聽着聽着,身體不由地向前傾,不由得開始微笑,開始笑出聲來,理想是個好東西,雖然大多數人都僅用它來逃避現實,但那一刻我似乎感覺到,它是那麼近,就像坐在我旁邊的L一樣觸手可及。

    十二月之後,我逐漸冷靜了下來,雖然真的很害怕,不過發現好像也改變不了什麼了,教室越來越不安靜,無奈的歎息聲和躁動的翻書聲代替了往日的安靜,日子反倒突然慢了下來,一天一天,一天比一天難熬,我的身體開始出現很多不适,最先是頭痛,接着開始耳朵疼,無法很快入睡,睡着了又常常連鬧鐘都聽不到,夢魇代替了解方程成了睡眠的必備。最痛苦的那天,我記得,是12月24日,考研倒計時10天,教室裡沒人關心一個遙遠的節日再給自己半天休閑。那天早上,教室外總有施工隊鑽頭的響聲,一整天都是,我煩躁地看不進去書,做題也突然連題都看不懂了,下午吃飯,選了一個從來沒去過的新食堂,菜都是冷的,還咬破了舌頭,剛回教室,用了幾年的鋼筆掉到地上摔壞了筆尖,沒多久,L發短信給我,我們分手了。
     後來,我才知道,那天,沒有什麼施工隊。
但那聲音一直回響着,就像幾個月之後,滿腦子都是在山中行走的兩個人和一隻狗的畫面一樣,一直抹不去。
     最後的十天,我其實記不太清楚,恍恍惚惚,夜不能寐,晝不能食,幾天時間,周圍人說我瘦了不少,這倒是件好事,太胖了總是不好的。不過理智告訴我不吃是不行的,我想到了雞蛋這個東西,雖然我很讨厭吃,不過又小又有能量,不至于讓我本來就很小的胃口被無效的食物占據。于是每天中午和下午都是雞蛋,用溫水沖服,一日兩次,一次4粒,幸好那幾日口中感覺不到任何味道,讓我覺得好事和壞事總是相互的。總之這麼吃反倒沒有讓我讨厭雞蛋,而讓我感激雞蛋。
    考前那幾天,有個女同學和他男朋友給我送過一次水果,還有一小瓶噴霧,她說可以安神,我試了好幾次,一點用都沒,以至于懷疑她是不是裝的自來水逗我,但考研時候,和她給我的紙條,我一直帶在身上,不知道算不算違紀。
    考前那幾天,有個同學請我喝了一杯奶茶,繞着校園轉了一大圈,我問他你這什麼手機,他說諾基亞920,後來,我也買了一個一樣的。
    考前那幾天,有個老鄉晚上叫出去吃飯,我笑了一晚上,突然發現,好久沒笑了。
    分手前那周周末,L過來,給我訂好了考研的房間,還送我一袋橙子,沒來得及吃,便按大小擺在桌子上,壞掉一個扔一個,其他的再擺整齊,就像是一個個回憶,慢慢都壞掉了,不見了,想不起了。
    除此之外,那些日子,我想不起任何事情了。

    考研,由于那幾日每天三五個小時都不能保證的睡眠,讓我在考場上平靜地差點睡着,最後一門,眼睛都快睜不開了,紅牛不比興奮劑,更像是安慰劑,于是恍恍惚惚上考場,恍恍惚惚下考場,最後一門結束,看着四牌樓擁擠的街道人來人往,仿佛突然間失去了過去幾個月所有的記憶,呆呆站在那裡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
    那年的冬天不冷,我走到地鐵站的時候,天已經徹底黑了,我甚至不知道我怎麼走到的,或許周圍人會看到一個精神恍惚,穿着臃腫而肮髒的衣服的人,身子拖着腿,腿拽着腳,漫無目的地走向一個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目的地,我用了一個小時,走了1.4公裡。

    我現在坐在那個曾經夢寐以求,偷偷在本子上寫了無數遍的學校,對周圍的一切,都覺得平靜,學校往西一公裡,L就在那個學校讀書,差不多就是當年住處和常去的校外那排小飯館的距離,不過我從來沒去過那邊。我還留着她送給我的衣服,如果不刻意去想,我想不起來那是她給我的;我還背着她買的書包,最近正準備換個新的好看的;我的錢包也是她送的,寫到這裡時,我才想起來;我也去了我們曾經說過要去的地方,我覺得沒什麼意思。我想起了那年非得再考一次時候的倔強,卻無法回答為什麼要再考一次這個簡單的問題。
       轉眼她已經要畢業了,我也在這個學校度過了一年。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還和那個“醜男”在一起,也不知道她現在其他任何的消息。我開始記不清楚她的長相,記不清曾經到過的地方。過往的記憶似乎總結為了一個場景,那是2013年考研前去徽杭古道,兩個人,一隻狗,一座山。我走在前面,她在後面,拖着當拐杖的竹竿,一遍遍用不同的聲調叫我的名字,還有個不知哪裡來的一隻土狗,一直跟着我們,回憶至此,似乎景象也已經模糊了,隻聽到後面有人喊我的名字,一遍一遍,一遍一遍,直到漸漸聽不見。
分享到:
繼續浏覽
鴻鵬通知
more >>
  考研早知道
more >>
 
         
課程安排
more >>
  考研專業課
more >>
 

地址:哈市南崗區西大直街118号,工大集團哈特大廈19層1901室(乘車至西大橋站下車) Copyright ? 2001-2014 Weaver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. 黑ICP備05040488   

QQ在線